清涧野鹤

成功的抒情尝试

Vayu-1:

#搬运#
Kushan Empire Coins III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铜四德拉克马(AE tetradrachm)
时期:一世纪下半叶
重量:9.99 gm. 直径:21 mm.
正面为策马扬鞭的王者像,马头面右,在右下处有一个三叉状的族徽(Tamgha),有希腊文钱文。反面为持权杖的宙斯像,前有一个花瓶或祭坛,钱币学家Michael Mitchiner解读这是一个花瓶,并且认为这类印-塞风格的钱币是在塔克西拉铸造的。后方有佉卢文单字,释读为Vi,我们猜想这或许代表了“Vima”,佉卢文钱文已识别不清。这类骑马者-宙斯像钱币被J.Cribb和Williams分为I类钱币。
希腊文铭文释读为:
BACIΛEWC BACIΛEWN CWTHP MEΓAC
(大王-王中之王-救世主-伟大的)
编码:MAC 2915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无名王(The Nameless King),我们曾称之为Soter Mages。这位无名王在他的硬币上,不曾铭刻上名字,只留下了一段漫漶的希腊文:BACIΛEYC BACIΛEWN CWThP MEΓAC,意为 “国王,伟大的救世主”。一直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,我们仍不知道这位王的名号。
他是否是那位Vima Kadphises,还是一位无耻的僭主、抑或那早夭的王子之兄?
Soter Mages保持沉默。
但随着罗巴塔克石碑(Rabatak inscription)的出土,新的契机出现了。
1993年,在阿富汗的罗巴塔克地区,一座当地人称之为卡费尔堡的小山之中,出土了一块石碑,刻满以希腊字母书写的大夏文。其中一段,尤为人注目:“……并且他下令制作这些王:Kujula Kadphises王,(他的)曾祖父;和Vima Taktu王,(他的)祖父和Vima Kadphises王,(他的)父亲;和他本人,Kanishka王。”这颠覆了学界的认识——这不仅确定了早期的贵霜王世系为血脉相承,并且揭示了原来在Kujula Kadphises和Vima Kadphises之间,还有一位从未在其他文献中出现过的Vima Taktu(长久以来,我们认为Vima Kadphises就是史书中的阎膏珍),而在罗巴塔克石碑出土后不久,标有“Vema…”“Vema Tak…”等字样的硬币也被发现。
于是,Vima Taktu,《后汉书》里的阎膏珍,丘就却之子,Vima Kadphises之父,一个长久以来被遗忘的王,被人们再次注视。
阎膏珍即位之初,仍仿造他的父亲打造各式的旧币,但在不久之后他便实行了贵霜王朝的第一次货币改革,以8.50g作为单位重量,发行了新样式的钱币。这类新样式的钱币纯粹仿自印塞王阿塞斯二世(Azes II)的式样,和四德拉克马重量接近,也有¼单位的小钱,为重约2.00~2.20g的德拉克姆。而还有一类,则是Soter Mages式样的货币,这一类货币又被细分为八种不同的样式,它们的流通遍布贵霜帝国的几乎整个疆域,北至巴克特里亚,南及喀布尔河谷。这类大量流通的钱币,为划分年代序列和辨别帝国疆域提供了许多的参考,也为Soter Mages即是阎膏珍(Vima Takto)的观点提供了着眼处。
虽然,还有许多问题,无法用现有的材料解释:他的王号,名字的汉语发音,Yan-Gao-Zhen与大夏文Vima Takto的对应关系,都还全是尚待讨论的谜题,但总算发现过飞鸿踏雪泥后的爪印。货币,揭示了帝国的疆域,揭示了贸易的路线,揭示了一个人的名字。
从碑铭到钱文,湮灭在荒原里的野鬼被赋予魂灵。
《后汉书》载阎膏珍:“复灭天竺,置将一人监领之。月氏自此之后,最为富盛,诸国称之,皆曰贵霜王。”贵霜曾是盛极一时的中亚帝国,而及至玄奘路过此地时,贵霜早已破碎在旧梦里。可曾经的夏都迦毕试,仍是“异方奇货,多居此国”的繁华逆旅,粟特商队的骆驼上载满宝石和象牙,在僧侣的诵经声里远去。
三百多年过去了,什么都变了,又好像什么都没变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关于阎膏珍的王号对应、汉语发音以及Soter Mages的身份还有一定的争议,但是基于钱币学与年代序列对比,笔者个人倾向于J.Cribb的看法,即《后汉书》中的阎膏珍,就是这位无名王,也正是罗巴塔克石碑上所载的那位Vima Taktu。
迦毕试,Kapisa,今阿富汗喀布尔境内贝格拉姆城。
德拉克马,古时希腊发行的货币单位。
这是一次写作尝试。
Photofrom:coinindia.com
参考文献:
J.Cribb,The Soter Megas coins of the first and second Kushan kings, Kujula Kadphises and Wima Takto,Gandhāran Studies
Nicholas Sims-Williams,J.Cribb,A new Bactrian inscription of Kanishka the Great
何存金,《大月氏-贵霜早期历史及其与两汉关系考索》
杜维善,《贵霜帝国之钱币》
杨巨平,《“Soter Megas”考辨》

评论(3)

热度(6)

  1. 清涧野鹤Vayu-1 转载了此图片
    成功的抒情尝试